□史评粤人“民约”
2020-01-18 13:21:39 来源:江口网

在“以礼为主,礼法兼治”的古代中国,以“乡村精英”身份出现的士绅阶层是乡规民约的倡导者、制定者、监督者与实施者。最早成文的乡规民约就是北宋嘉祐进士、著名学者吕大钧于11世纪在家乡蓝田(今陕西蓝田)制定的《乡约》《乡仪》,史称《吕氏乡约》,亦称《蓝田乡约》。明清时期,各地民间组织积极“邀请”国家参与乡规民约的“顶层设计”,以博取官方力量的认可和支持,从而使乡规民约具有更大的合法性和权威性,也使乡规民约制度发展引来一次新高潮。不过,从史料记载看,古代粤人格外重视“乡规民约”。明末清初著名学者、“岭南三大家”之一的屈大均收录的广东各地著名“乡规民约”,便可见一斑。

其史料笔记《广东新语》“卷九”载,明初南海平步“六贤”之一唐豫等制定的《平步乡约十则》,就运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对乡村居民的纳粮服役、冠婚丧葬、四时祭祀等礼仪及待人接物等都作出明确的规范:“其一,供纳税粮,民之职也……其四,婚礼旧俗,先一夕燕其子,子必据尊席而坐,以为渐老之宴,殊非礼也。今后止许设筵聚亲,子不当据尊席而坐,父当依醮礼命之,庶不违古人之意……其六,父母之丧,不得饮宴。亲朋来吊,止宜待以蔬素……”很快,平步乡村“俗为之变,讼为之稀”。

曾任明武宗朝御史的浙江绍兴人季本,以言事谪贬为揭阳主簿时,“乡立约长以总其教,约副以助其决,约正司训诲,约史主劝惩,知约掌约事,约赞修约仪,数约复为一总约,以察诸约之邪正。”季本制定的《乡规民约》在揭阳乡村推行二年,“风俗移革,境内以宁。”外地人到广东任职积极推行“乡规民约”,粤人赴外地任职更是以制定和推行“乡规民约”为协调乡村社会关系、稳定乡村社会秩序的软控制手段。

明广东顺德人、天顺元年(1457年)进士何淡任山东滨州市长时,“取吕氏乡约,教民榜行之”;明广东顺德人、正德十年(1515年)任江西赣州南康县长时,“立旌善惩恶二牌于要地,善恶直书其名,人服其公。”明东莞人、神宗万历元年(1573年)举人林培任湖北新化市长时,不仅“置义仓一十五所……建社学,率二十一里一区”,还“约法皆首、明伦,使还相告教,作四诫诗,令童子诵之”……

明代广东各地及粤人在外地所定并推广的“乡规民约”,其所涉及种类之多、囊括内容之广足令现代人瞠目。

古代粤人缘何如此重视“乡规民约”?古代广东属蛮夷之地,因受到人力、物力、财力及治理能力等条件的限制和制约,国家对其实际控制存在明显的缺位现象。长此以往,广东广大农村社会便形成以乡村士绅为领导核心的乡村社区,“乡规民约”便成为他们治理乡村社会的基本手段。它对维护古代广东乡村社会既有社会秩序,维系国家与乡村社会的良性互动关系,进而保持整个国家范围内社会结构的稳定,起到了不可低估的重要作用。

乡规民约作为我国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和乡村治理的重要形式,其德业相劝的教化理念、过失相规的惩罚机制、礼俗相交的治理模式、患难相恤的救助体制,至今仍是乡村社会治理的内核和保障。

热点推荐

即时新闻

社会

图片热帖

'); })();